下一次禮儀 4月19日, 18:00

圣额我略•帕拉玛斯主日




本主日,大斋期第二主日,我们庆祝我们在诸圣中的教父,
得撒洛尼总主教、显行灵迹者,圣额我略•帕拉玛斯的纪念日。


我们的圣教父额我略,属神而永不减弱之光的儿子,真天主的真仆人,他传授了天主的奇妙奥迹。他出生于帝都君士坦丁堡。他的父母是高贵而有名的人,他们不但关心额我略的世俗学问和属神智慧,对他学习各种圣德也很关心。
额我略的父亲在圣人幼年时就去世了;他和他的兄弟姐妹一直都是由他母亲按上主的法律养育长大成人的,她以圣经及善行的法则教导他们。她给他们聘请有学问的人做老师,因此,她的儿子获得了许多知识。这个年青人生性勤奋,有着敏锐的头脑,他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精通了哲学的各个分枝。
额我略轻视世上的任何事物,把它视为梦幻──切愿获得天主,一切智慧的泉源──在十二岁时,他就决定度修道生活。他把自己的意愿告诉了他虔诚的母亲,虽然她起初很难过,却仍表示了同意。最后,她因额我略的意愿而欢欣,她决定跟随他一起度修道生活;并且,在天主的助佑下,她也劝说所有她的其他孩子也这样做。就这样,她能重复先知的话说:「上主啊,『看哪!我和上主赏给我的孩子』(依8:18),都要追随祢。」
圣额我略由衷地蔑视此世的美好甜密的事物以及世俗的荣耀,他按照福音的教导将自己财产分施给穷人,跟随了基督。他将自己的母亲和姐妹留在一座修女院里,和自己的兄弟们一起去了阿索斯圣山,他们在那里住在一座修道院里。他让自己完全服从一位名叫尼苛德摩的令人称叹的成全圣者,他教导额我略守天主的诫命。在他的指导下,额我略在修德上不断进步,为此缘故,天主的童贞之母屈尊向他显现,接纳他于自己的保护之下,应许要做他的中保。
当他的导师──圣善的尼苛德摩──去世后,额我略去了阿索斯山的大拉弗辣修院,怀着对天主的敬畏之情,在那里住了几年,他听命于众人,以成全的爱,爱整个团体。之后,他离开了大拉弗辣,定居于旷野之中,在那里,他过着最为严厉的生活,燃烧着对天主的无限大爱,他以自己的整个存在热爱着祂。就这样,他成功地战胜了魔鬼的所有诡计,获赐了属神的启示。天主赐予他医治人的灵魂与肉身疾病、显行灵迹的恩赐。
额我略在旷野里生活了许多年,为了服从天主的圣意,他被提升至司铎的品级。他像主的天使一样的服务于属神奥迹(弥撒圣祭),凡是看到他举行弥撒圣祭的人都感动得痛悔改过,流下热泪。许多圣善的人都为他的圣德生活而感到惊奇,开始称他为「心怀天主者」、「驱魔者」、「由不结实的树上所结出的果实」、「圣先知」。尽管如此,额我略仍受到许多试探和诱惑,就像圣经所说的:「凡是愿意在基督耶稣内热心生活的人,都必要遭受迫害。」(弟后3:12)他喜乐地忍受这一切,把它们视为自己信德的考验,就如圣宗徒伯多禄所说:「这是为使你们的信德,得以精炼,比经过火炼而仍易消失的黄金,更有价值,好在耶稣基督显现时,堪受称赞、光荣和尊敬。」(伯前1:7)许多年来,额我略勇敢地忍受了由天主所憎恶的异端者的手中所遭受的数不清的忧伤和攻击,这些人比魔鬼还要凶残。他所忍受的试探无法加以描述,因为那时有一个来自意大利的毒蛇──卡辣布里亚的异端者巴郎,此人开始发动针对教会的激烈战争。此人的思想充满了徒劳的推理,亵渎基督我们的天主,说,祂不是创造者,而只是受造物。他教导说基督的超越本质与属神的恩宠及能力并非是永恒的,而是暂时,他就如犹太人、亚略异端和撒伯流异端所做的那样,称正教徒是二神论者和多神论者。因此,眞福额我略,正教信仰的捍卫者及发言人,他充满圣神,因他为虔诚而作的巨大奋斗而闻名,在由虔诚的安德洛尼卡•帕里奥洛格斯皇帝所召集的公会议上,他被指定为君士坦丁堡教会的代表。巴郎与他的门徒出现在这次公会议上,不虔敬地指控正教徒,并贬低他们,伟大的额我略身着来自高天的不可战胜的能力,开口清除一切异端,就如由地面扫除尘土一样。他如火一般的受默感的语言和著作,焚毁异端者的论证,就如燃烧荆棘树木一样,令天主的敌人彻底蒙羞。
巴郎不能忍受自己所受的耻辱,这个谩骂虔诚者的裂教者逃到了西方,他本来就是由西方而来的。之后,第二个异端者阿金迪奴出现了,他的名字意为「不受伤害者」,但是,他更恰合被叫作「波利金迪奴」(即「备受伤害者」 )。于是,召开了另一次公会议,圣额我略当着与会的教父的面,在辩论中战胜了阿金迪奴,以他受天主默感的言语粉碎了异端教导的稗子。
尽管如此,这些异端的硬心门徒,仍继续与天主的教会做战,因此,所有的主教、神职人员以及皇帝本人都劝说圣额我略接受总主教的荣衔。于是,圣人升座得撒洛尼教会的总主教,成为该教会的大司牧。作为总主教,额我略为正教信仰付出了更大的劳苦与奋斗,因为巴郎和阿金迪奴的不虔诚的追随者仍不断散播他们令人丧亡的教训。圣人以他含有属神智慧的言语与著作,彻底根除并毁灭了他们的邪恶道理。他不只是在一两次地方公会议上,而是在许多次公会议上,与他们辩论,相继在三位皇帝及许多宗主教前驳斥了他们。屡教不改的丧亡之子不听圣人的劝告及公会议的正确判断,仍继续亵渎神明,因为撒殚尽一切努力传播诸圣教父所诅咒、所判罚的异端。因此,即使是现在,那毒蛇的世代──犹太人,杀害基督者──仍怒气冲冲,散播毒气,对基督的教会大发忿怒。教会就如同在亵圣的荆棘之中盛开的百合花,令整个世界充满它的芬芳。
当神圣而至奇的额我略,战胜基督教会的敌人的人,从得撒洛尼前往帝都以确保基督教帝国不动摇时,他被土耳奇人俘掳。按照天主令人敬畏的决断,他被俘达一年之久,他以这种方式成为东方之地的教师。额我略被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城市被卖到另一个地方,因为他像宗徒一样地宣讲基督的福音,坚固正教徒,教导他们坚持正教信仰,这是出于天主的圣意。他坚固那些心存怀疑者的信仰,用他们易于理解的方式讲述天主上智的奥秘,在各方面真与宗徒相像。他放胆驳斥不信者,以及那些放弃了正教有关基督我们的天主降生成人、主宝贵而赐予生命的十字架及敬礼圣像的教导,愚昧地使自己与基督的教会分离的人。祂也与穆斯林辩论,坚定、睿智而极其谨愼地回答向他所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与他辩论的一些人为他口中所流露出来的智慧与恩宠而惊奇,但另一些人疯狂地打击圣人,甚至要杀死他。如果不是天主保护他免于敌人之手,他肯定遭受了殉道之难,土耳奇人希望他会给他们带来许多金银。最后,圣人被一位热心的基督徒赎回。额我略忍受了殉道之苦,虽然他并没有流血。最终,他备受尊敬地回到了自己的羊群那里。
基督的特选之器,圣额我略,他总是想要效法伟大的保禄宗徒,他被饰以无数属神的德行,在这些德行中有温和、宁静和谦卑。尽管如此,他毫不犹豫地责斥天主及正教信仰的敌人,以天主圣言之剑击败他们。他对其他人并不心存敌意,他不但只说、只行美善之事,也以善报恶,以圣德征服邪恶。他并不留意那些告诉他他的敌人的是如何中伤他的人,虽然他面对了许多不幸与困难,他却始终表现出坚忍及高贵的灵魂。他轻视此世的甜而美丽的事物,以饥饿与干渴为满足,以贫穷为富有,以忧伤和苦难为喜乐,以嘲笑和迫害为尊荣。基督的真门徒忠实地背负着主的轻松之轭,不但对于信徒,也对不信者,这都是令人称奇的。由于他不断流泪,他的眼睛一直令他痛苦不已。从额我略接受了跟随基督的召叫以来,他就全付武装地与魔鬼和情欲作战,到死都在打那美好的仗。他将异端者与背教者逐出基督的教会,给教会带来平安,他以自己受默感的言语和著作装饰了正教信仰。他的至为睿智的教导如同皇家的印记那样,被诸圣教父的教义及其如最伟大的修道圣人那样的天使般的生命所印证。因此,他的教导和生平为正教所尊崇,受到正教徒的敬礼。
这位正教的代祷者及恩人像一位宗徒那样地,以悦乐天主的方式牧养了基督的羊群三十年后,他领受了他的赏报。圣额我略将自己的灵魂交在主的手里,进入天上的生活。他的遗体散发出天使般的纯洁,留给了他的羊群,他们以之作为宝贵的遗产,许多来自各地的人所患的疾病,不断借着他的遗体得到了医治。所行的奇迹数也数不清,归荣耀于天主基督,祂与圣父及至圣、至善、赋予生命的圣神同一性体。今天,他的圣髑被安放在得撒洛尼为了纪念他而奉献的主教座堂里。 1368年,君士坦丁堡的斐洛德奥宗主教将额我略(1296-1359)列入圣品,这位宗主教编辑了今天所咏唱的礼仪经文。圣额我略•帕拉玛斯也在每年的11月4日纪念,这一天是他安息主怀的日子。

基督,我们的天主,借着可敬的圣额我略•帕拉玛斯主教的代祷,
求祢垂怜我们,拯救我们。阿们。

讲道

你要以优雅的言词悦乐民众
米兰主教圣盎博罗削

你领受了司铎的职务,并坐在教会之船轮旁,你在波涛之中驾驶着这艘船。你要掌好信德的舵,使世俗的暴风雨不能令你脱离正路。大海浩瀚无垠,但是你不要害怕,因为是「上主把大地奠立在海洋上,把大地安置在江河间。」
所以,主的教会处于世俗如此众多的威胁之中,仍屹立不摇,不足为奇,因为教会是建立在宗徒的盘石上,虽有惊涛骇浪的冲击,教会仍挺立在不可动摇的基础上。波涛能浸涮它,但不能摇撼它。虽然世俗的暴风雨不停地打击它,掀起巨大的波浪,然而,教会仍能把遭难的人,迎接到十分安全的救援港口。
可是,虽然它在大海中飘荡,却易于在江河上航行,你知道,这是指圣经上所说的江河,「江河高声怒吼」。这便是「从他胸怀中流出来的江河」。这是指那由基督接受饮料的,并畅饮圣神的人。便是这些江河,当它们因圣神的圣宠而充盈满溢时,就「高声怒吼」。
又有江河,如同急流,流到圣人们内。也有江河,它的活力使和平与宁静的人喜悦。谁像圣宗徒若望、像伯多禄和保禄一样,从这充沛的河里汲水,便会提高声音。又如何宗徒们提高声音,到处宣讲福音,同样,汲取这水的人也会开始向人传报耶稣基督。
所以你要聆听基督的话,好使你的声音广传,你要汲取基督的水,就是那赞美上主的水。你要从各泉源中收集水,这是象征先知们的云彩所降下的水。
无论谁收集山上的水,把水引向自己,或从泉里汲水,便也像云彩一样,滴下雨露。所以你要用这水充满你的心灵深处,为使你的心田湿润,并被你自己的水源所灌溉。
所以谁多读书并了解许多事,便是充满了水。充满了之后,才能灌溉他人。因此圣经说:「当云彩充满雨水时,便把雨水倾注到大地上。」
愿你的宣讲流畅,愿他们明净清澈。这样,在你讲解伦理时,能使人民乐于聆听,并以优美的言词博取听众的心,他们将情愿跟随你,到你引领他们去的地方。
但愿你的言词充满智慧。撒落满曾说:「理性的武器便是智者的唇舌。」又说;「你的唇舌应依据学问,」这就是说:「你言词的意义该是明显而清晰的,理智应放射光芒。你的言词和你的叙述不应需要依据他人的权威,要以你自己的话作武器保卫自己,但愿没有一句废话出自你的口,而徒托空言。

基督,我们的天主,借着圣盎博罗削主教的代祷,
求祢垂怜我们,拯救我们。阿们。

分享: